<acronym id="jxbno"><form id="jxbno"><blockquote id="jxbno"></blockquote></form></acronym>
  1. <code id="jxbno"><ol id="jxbno"></ol></code>

      <var id="jxbno"><ol id="jxbno"><small id="jxbno"></small></ol></var>
        1. <input id="jxbno"><rt id="jxbno"></rt></input>
          <code id="jxbno"></code><var id="jxbno"></var><var id="jxbno"><rt id="jxbno"></rt></var><acronym id="jxbno"></acronym>

        2. <acronym id="jxbno"></acronym>
          <code id="jxbno"></code>

        3. 北京市東城區圖書館
          • 首頁 關于東圖 參考咨詢 專題文獻 互動專欄 網上展覽 圖書頻道 基層服務 服務指南 聯系我們
          東圖簡介 愿景使命 發展規劃 東圖動態 大事記 媒體報道 建館60年
          東華流韻 科舉輯萃 創意之家 文化工程
          誦讀經典 館員天地 信息服務 少兒頻道
          讀書頻道 獲獎圖書 新書上架 請讀書目
          合作分館 街道圖書館 社區圖書館 自助圖書館 送書服務點 中學圖書館 小學圖書館 贈書芳名錄
          服務解答 辦證指南 交通指南
          聯系方式 留言本
          設為首頁
          開館時間
          第二外借、綜合閱覽、自習室
          周一至周四:09:00---20:3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第一外借室
          周一至周日:09:00---17:00
          少兒借閱室
          周二至周四:13:00---19:0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少兒借閱室(寒暑假)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每周一休息)
          外文閱覽、地方文獻、創意文獻
          周二至周六:09:00—17:00
          (每周一周日休息)
          東總布胡同38號
          周一至周五:09:00---21:00
          周六至周日:09:00---17:00
          列表
          服務解答 辦證指南 辦證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廳室簡介 廳室簡介
          熱區
          政府信息公開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開
          列表首都圖書館政府信息公開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開...
          列表數字東城政府信息公開
          熱區
          網站鏈接
          列表全國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數字圖書館推廣工程
          列表中國國家圖書館
          列表首都圖書館
          列表中國圖書館學會
          熱區
          贈書芳名錄
          列表圖書捐贈倡議書
          列表文獻捐贈協議
          列表贈書去向(1998-20...
          列表個人贈書目錄(199...
          知識信息 首頁 > 互動專欄 > 信息服務 > 知識信息
          2019年第1期
          發布日期:2018-12-27  閱讀數量:

            知識與信息

            2019年第1期

            一. 話 題

            文化的敵人

            二.悅 讀

            只要世界還在堅持問問題

            植物相見不相識

            三. 點 滴

            工作為什么又叫上班

            輸在三分之二

            文化的敵人

            高雅文化與大眾文化

            伊格爾頓說,“文化”這個詞的含義很容易膨脹,我們會遇到快餐文化、飲食文化、警察文化、校園文化等各種說法。有時候“文化”這個詞語顯得有些多余。當我們說足球運動中普遍存在踢假球的文化時,實際上說的是足球中踢假球的現象比較常見。我們稱之為文化,是暗示踢假球已經是習以為常、根深蒂固的。

            伊格爾頓在《論文化》一書的開頭說:“文化是一個非常復雜的詞。據說它是英語中最復雜的兩三個詞之一。”伊格爾頓引用了雷蒙·威廉斯的分析,說文化的含義分為兩種,一種是藝術性作品和知識性作品的總和,一種是表示一套完整的生活方式,或者說它們分別是精神文化和人類學的文化。前者是德國語言學家洪堡提出的,后者是德國哲學家赫爾德提出的。在洪堡看來,文化的意思是教養。赫爾德則把文化理解為一個社會的所有成員都享有的風俗和習慣。赫爾德對文化的理解接近于大眾文化,洪堡對文化的理解接近于高雅文化。馬修·阿諾德等學者采用的是洪堡的定義,早期的人類學家則采用了赫爾德的定義。

            伊格爾頓是威廉斯的學生,他也是大眾文化的信徒,因為大眾文化更有活力。他寫道:“伯克認為,精英主義文化要想存活下去,就必須響應虔誠的大眾。艾略特希望把高雅文化和大眾文化聯系起來,指出高雅藝術需要富饒的大眾文化的滋養。他的《荒原》就吸收了源于所謂的集體無意識的神話與主題。所以他聲稱,希望自己的讀者是半個文盲,半文盲讀者或許足夠天真,不會被知識羈絆,更有可能接受他的詩歌中的無意識暗示。他說他對意大利語還一竅不通的時候,就覺得閱讀但丁的作品是一種享受。一個人應該用內臟和神經末梢來閱讀,而不是用心。”

            在赫爾德看來,如果一種文化的語言能夠表達大眾經驗中最有生命力的關鍵部分,那么這種文化就處于最好的狀態。在他看來,語言在誕生之初是詩性的,成熟、茁壯、風味濃郁。但隨著文明衰退成空洞的文雅,語言就會變得衰弱、缺乏活力。“能使語言回到它最初的健康狀態的是普通人的生活。饑餓的農民和疲憊的工人構成了一個永恒的智慧寶庫。群眾那種動物般的活力能夠使一個精疲力竭的社會如獲新生。”赫爾德相信,荷馬、索福克勒斯和莎士比亞的藝術受到了他們時代的大眾文化的滋養。過去的寓言和歌謠為未來打下了基礎。

            伊格爾頓說:“高雅文化和大眾文化之間的區別不是珍貴和無價值的區別。有許多大眾文化(希區柯克、普蘭克斯、約翰·柯川、菲利普·狄克、伊恩·藍欽、莫里西、巨蟒劇團)質量上乘,也有不少高雅文化(愛默生、馬修·阿諾德、晚年的勃朗寧、康拉德的《黑暗之心》、愛麗絲·門羅的小說)被人們高估。”他認為高雅文化跟后現代主義都對文化的商業化無動于衷,“大眾文化用其虛假的即時滿足的和幻想的解決方式,為消費者提供一種虛假的烏托邦形式。但是一些高雅藝術也難脫此咎,在它拋棄了幻想的內容中沒有提供任何和解。”王爾德是一個例外,他說:“一張世界地圖上要是沒有烏托邦的位置,那根本不值得看。”

            文化與文明

            伊格爾頓從各個角度闡述了文化與文明的異同。文化一詞直到19世紀才流行起來。是工業文明孕育了文化的概念。“日常經驗越是空洞、貧乏,文化的理想就會被抬得越高。物質文明變得越粗俗,文化便會顯得越崇高而脫俗。”

            我們經常混淆文化與文明,這并不奇怪,因為“文化與文明最初指相似的事物,意義相近”。但到了現代,它們的意義恰恰相反。“在現代史中,德國人是文化的典范,而法國人則是文明的旗手。德國人有歌德、康德和門德爾松,而法國人有香水、高級烹飪和教皇新堡葡萄酒。德國人追求精神,而法國人講究精致。”

            文化與文明含義相反,但也相互聯系。“大致說來,郵筒是文明的一部分,而刷在郵筒上的漆色則屬于一種文化。文化意味著一套風格、技術以及既定程序。如果你想要出版小說,你就需要造紙廠和印刷廠。文明是文化的前提,文化是文明的產物,文化賦予文明精神的基礎。文明是一個比文化更普世的現象,文化則更具地域性。”文明是普世的,所以不存在文明的沖突。但伊格爾頓說,恐怖主義活動反映的也不是文化的沖突,“西方資本主義與伊斯蘭極端主義之間的沖突主要算是地緣政治,而非文化、宗教問題。”

            文化通常反映一個國家、地區、階級或是族群的生活。“文化既是文明,又是對文明的批判。文化和文明一樣,包括物質機制,但在總體上還是一個精神現象,正因如此它能夠對社會、政治和經濟活動做出評價。相比文明,文化更少受到功利的支配,更少被實用因素左右。這個意義上的文化構成了一種對工具理性的批判。”

            作為習俗的文化是一些人生來就接收到的,但并不等于它們都是正當的。伊格爾頓寫道,維特根斯坦在《哲學研究》中說,生活方式或者我們所說的文化是被給予的,也就是說,它們是沒有緣由的。“一個人應該使用象形文字而非字母,見面問候時應該碰鼻子還是握手,是沒有什么邏輯可言的。維特根斯坦說,就像挖井人挖到巖層一樣,當爭論觸及這樣的事,就不必再討論。并非所有事物的存在都需要解釋,也并非所有的解釋都需要更基礎的解釋來支撐。在這個意義上,人們的一些行事方式是無可爭辯的。”但是,被給定的行為沒有什么能說服人的理由,并不意味著人們應該認可這種行為。“比方說維特根斯坦所在的劍橋大學,系領帶出席貴賓席是一種習俗,但維特根斯坦本人認為這種習俗很滑稽,他拒絕這樣做。人們似乎有理由期待一件事很正式地舉辦,但為了正式非得在脖子周圍系上領帶,而不是在踝關節綁上舊繩子就沒有什么理由了。你有理由拒絕那些其存在不需要理由的事物。你不能因為把女人當作性奴隸是你的文化的重要部分,就證明它是合理的。”

            有人認為文明是有用途的,而文化則沒有。伊格爾頓做了反駁:“這句話反過來說也很容易成立。文明中的許多現象沒有特定用途,比如培育小靈犬、制造三十種不同的牙膏。相反,文化可以發揮許多功能。在前現代社會,文化有著一系列實用目的。有的活動是外在活動,為其結果而進行,內在活動的目的是活動過程本身。許多可貴的人類活動都是最缺乏目的的。踢球、陪孩子玩、種菊花、練習演奏單簧管就沒有什么實用價值。這些活動內在地包含著它們的產品、目的、前提和理由,因此和藝術品相關聯。藝術為我們提供的是生活方式的典型,是更有啟發性的美感。”

            他講了一則故事:據說前些年新奧爾良當局決定用古代神話中的人物名來命名新奧爾良市的有軌電車,其中一輛被命名為克萊奧(Clio),是希臘神話中歷史女神的名字。當地一些居民稱它為CL10。“他們覺得有軌電車的名稱應該是功能性的,而非裝飾性的。在多于基本需求的意義上,裝飾之物就是我們所說的文化的一部分。比方說,你需要給你的孩子取個名字,但你不必叫她胎盤。你需要頭發來保護你的頭蓋骨,但你沒必要把頭發染成紫色。超越功利,享受無意義之事給我們帶來的快樂,這是我們的本性。過剩的并不一定就是無價值的。相反,使生活變得有意義的事物大多都不是生理上的必需品。”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2018年50期

            只要世界還在堅持問問題

            很久以前,女作家斯特朗曾說:“與其詛咒黑暗,不如點燃蠟燭。”

            幾千年前,居住在巴爾干半島的色雷斯部落有一個不同尋常的風俗。每天,人們都會向一口大黏土鍋里丟一塊小卵石。如果那天是高興的一天,就丟一塊白色的石頭;如果那天是糟糕的一天,就丟一塊黑色的石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生活的點滴細節就安靜地躺在那個容器里,黑白相間。當主人死后,這口鍋就被埋在他的墳前,把他至此走過的人生道路上喜悅和苦痛的記憶帶到來世。其中的一些容器在很多個世紀以后被發現,為人生的不易提供了令人驚嘆的證據。但黑色和白色放在一起,就不再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顏色,它們創造了一種新的顏色——運動之色。

            我希望新的一年能在自己的容器中留下更多的白色卵石。但是黑色石頭怎么辦呢?那些我被絆倒、迷路、不知道答案的日子該怎么辦呢?如果我清理掉容器中所有倒霉的日子,那么白色的卵石還會是真的白色嗎?

            我喜歡存在于黑、白之間的緊張感。它催生了生活的電流、創造的火花、通向下一個答案的路,以及由此產生的下一個問題。請記住:點燃另一支蠟燭的可能性總是存在。于是,搖曳的燭光照亮的狹小空間就能喚醒新的問題。

            只要世界還在堅持問問題,就會有希望。

            來源:  讀者    2019年1期 

            植物相見不相識

            電影《歲月神偷》里,老爸費力地從河邊摳出一棵樹,種在大兒子羅進一的墓碑前,因為“做人要保住頂”。多年之后,爸爸已經去世,小兒子羅進二陪媽媽再來看哥哥,那棵樹已經長得足夠大,能夠遮風擋雨了。這一幕,讓人想起歸有光的《項脊軒志》里那一句“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所有的文學和影視作品都可以化用這種手法,屢試不爽,植物不說話,它們可以用自身的成長來丈量光陰。

            《歲月神偷》看了許多遍,只知道那是一棵“樹”,終于有一天,突然認出那棵開著水紅色花的樹是三角梅——近幾年北京的街頭常常出現。三角梅是南方常見的綠化樹種,在香港隨手能拔來一棵野生的很正常。三角梅的花朵有紫色的、紅色的、白色的,色彩明艷而熱烈,于是在北方也漸漸流行開來,常常在公園擺放盆栽——因為不耐寒,冬天還要收到屋子里去。

            認出了植物品種,就像懂了一門外語,原來不認識的字突然有了含義。看電影《百鳥朝鳳》時,嗩吶藝人焦三爺院子里擺放著各種盆栽植物,有景天、玉簪,努力還原出原生態的鄉土氣息。可惜轉眼間徒弟長大了,植物還是絲毫沒變。徒弟天鳴家院子里的植物則要時髦得多,種著一盆開了花的多肉植物,那是由墨西哥引入中國的玉蝶,放在80年代的陜西估計很稀罕吧。

            植物的流行風潮是變化的,不斷推出新品種,有一陣流行種君子蘭,又有一陣養多肉成風,后來又流行起鐵線蓮和天竺葵。有朋友曾經花600塊買了一個多肉的葉片,如今到花卉市場一看,兩元一盆,頓時體會到了那些買了房又趕上開發商降價的人心中的憤憤。

            日本繪本作家佐野洋子的《活了一百萬次的貓》最后一頁里,貓死去了,只剩下一幅風景畫。遠處是田野里一座孤零零的房子,近景是一些野生的植物,表達了物是人非的寂寥感。多次草草翻過這一頁,后來仔細觀察畫中的植物,猛然發現原來畫的是一叢紅蓼——這種從《詩經》里便出現過的古老植物,傳達著一種東方美學,讓虛空和落寞表達得更深。“紅蓼渡頭秋正雨”,“數枝紅蓼醉清秋”,紅蓼與水邊和秋天相關,也是詩人的寵兒,《水滸傳》里的宋江也埋葬在蓼兒洼,開滿紅蓼的地方,美麗又憂傷。認出了紅蓼,仿佛又解開了一道密碼,感受到畫家心思的細膩。

            植物的存在,會讓人感受到燦爛、美好、瑣碎、流逝。是枝裕和的電影里常常出現一些花朵的特寫,《奇跡》里路旁大片的波斯菊映照著孩子們的笑臉,是童年的燦爛明快。大波斯菊的花語是自由、爽朗、永遠快樂。《步履不停》里橫山家的紫薇樹垂下一叢叢花朵,透明的、纖弱的、蓬勃的,令人難忘,仿佛講整個故事都不過是為了這一刻,讓觀眾好好欣賞一樹繁花的美。那棵伴著孩子們成長的紫薇樹有多大呢?并不給你展示全貌。

            認識了植物,像見到了老朋友,欣喜又惆悵,對故事的回味便更悠長一些。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2018年50期

            工作為什么 又叫上班

            那天我偶然翻字典,注意到上班的“班”字。班的原意是把一塊玉分開。可是奇怪,后來怎么會有上班的意思呢?

            仔細一查,把玉分開,后來引申出分布、排列的意思。分開了自然要排列,比如班級、班車。

            再引申,有了群落的意思,比如領導班子、一班人馬。

            再引申呢?既然分布、排列了,就有了次序,有了好壞之分、三六九等。于是班又有了層次、檔次和高下的意思,比如按部就班。

            說到這兒,我就明白了,為什么去工作又叫上班。因為工作就是把自己納入某種預先排列好的秩序里面。

            弄明白了這個,恐怕我以后不會用“上班”這個詞。因為工作的樂趣,在于改變秩序,而不是進入一個一成不變的秩序。

            祝大家上班,不,工作愉快!

            來源:  讀者    2019年1期

            輸在三分之二

            作者:馬未都

            馬拉松比賽跑到二十八公里處最為疲憊,這時,全程已跑了三分之二,放棄了誰看著都可惜;可據大多數退賽者描述,那一刻身心渙散,萬念俱灰,選擇放棄幾乎毫不猶豫。

            有人為此做過試驗,將馬拉松長度42.195公里延長,并告知運動員,結果令人大為驚奇,不論延長多少,運動員都是在大約三分之二處發生上述心理及體力狀況。明眼人此時應該已經明白,導致退賽的真兇究竟是誰。

            實際上,我們平時也是一天到晚為自己的行為找借口。比如,不愛起床,晚起一會兒是一會兒;工作、學習懶惰,事情能拖一天是一天。其實,起床、工作、學習都是生活中的馬拉松,堅持下來不易,放棄一把反而輕松。但我們就是在這一次次的“輕松”中喪失了獲得成果的機會。在某些時刻,我們還會為這種喪失抱怨,認為世間不公,沒有讓我們順利到達終點,白白浪費了時光與精力。

            人是有弱點的,弱點由人性決定。正因如此,人才顯得可愛。可我們不能由此就放縱自己的“薄弱”。歷史上凡是能終成大事者,“堅持”算是頭件法寶。這件法寶十分有個性,隨時準備抽身而退,你若不想失去的話,只有死死抱住它,讓它陪伴你直至終點。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在靜下心時好好想一想自己曾經有過什么樣的人生設想,或者曾經有過什么樣的宏圖大業,后來是在什么時候放棄而改弦更張的。自己不愿總結可以讓別人幫你總結,看看自己的三分之二會在哪里。

            來源:意林   2018年22期

          主辦單位:北京市東城區第一圖書館  京ICP備13017208號  京公安網備:110101000538號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交道口東大街85號 郵編:100007 聯系電話:64051155
          美国fx性欧美